我也算是被苹果表救过一命的人了

以前就看到过类似这样的新闻:某某人用苹果表发现心跳超过 120 报警,去医院检查发现心脏上有个洞,及时手术保住一命云云。我可没想到过,类似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现在用的 Apple Watch Series 3 是太太从香港带回来的,和 iPad Pro 10.5 一起。她自己用了一两个月就不用了,于是我拿来接着用。刚好就在开始用的第二个月也就是今年八月,我的左胸腔开始偶发疼痛,一开始怀疑是不是健身房锻炼胸肌受伤了或者刚巧那时候左胸下方长了个囊肿在发炎的疼痛,直到后来发展到两侧胸腔都有疼痛(这时依然怀疑胸肌受伤),接下来打算在 9 月中去大阪回来以后看医生。直到 9 月 7 日下午,坐着好好的突然感觉一阵心慌,Apple Watch 心率突破 90 次/分,而下班出地铁回家路上短短十分钟步行时间居然毫无感觉地达到了 176 次/分的心跳(相当于我正常情况下跑步 3-4 公里的峰值心率),我觉得这下肯定不能再拖了,赶紧预约了 9 月 10 日去看医生。

在去医院之前,我动用了自己的职业技能进行 troubleshooting。
在整个七月期间,我正常跑步的极限心率就是 16X ~ 17X 次/分,游泳还要低一些。这是一个典型的七月份跑步日的心率记录:

甚至到 8 月 3 日,都有比较正常的运动心率表现(七月底送修一次手机,有一周的记录空白)。

到 8 月 8 日,一下子变得不正常了,运动极限心率突破 190 次/分。

这样的情况一直贯穿整个八月,而我没有任何感觉。
 

身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已经无法考证精确时间了,但是有 Apple Watch 的历史心率记录在此,能让我找到一个大致的时间点就是八月的第一个周末。当时发生了什么?

很快我就找到了怀疑对象:那个周末我在京东下了一单,有凑单的李施德林漱口水。然后我用起来觉得对牙龈有点效果,又买了几大瓶,一直在用。
虽然我无法找到李施德林漱口水能对心脏造成负面影响的任何实证,但显然我现在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停用李施德林。

9 月 10 日去做了个心超,各种正常,跟副主任医师谈心问有没有证据说漱口水会对心肺功能有影响,老医生笑笑说我是觉得那个味道接受不了用不下去,最后还建议我挂一个 24 小时实时心电图。我觉得当时太热,准备天气凉下来再做。

接下去几天,疼痛的症状真的在慢慢缓解,心悸也再没有出现。9 月 16 日在京都爬了完整路线的稻荷山,极限心率 176,不知道算不算 OK,至少没见到 19X。

断漱口水后一个月,跑步的心率已经恢复正常,胸部也再无不适。

虽然没有现代医学手段证实我这次的意外生病和李施德林漱口水有关,但按这开始使用和停止使用后的身体反应来看,我自己找出的这个病因十有八九没跑了。虽然诊断和治疗措施都是我自己作出的,但 Apple Watch 的心率记录功能让我自己确诊身体状态不正常,而健康历史记录功能则对我的诊断和排查起到了极大的帮助,否则我可能直到进坟墓为止都不知道为什么挂掉的。从玩具到健身器材再到健康管理工具,我对 Apple Watch 的看法也产生了改变。

この機会にどのご家庭にも一つは用意して頂きたい
こりゃ買わない手はない 嘘ではない
——RADWIMPS「有心論」

我也算是被苹果表救过一命的人了》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