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软件

AOMEI Backupper 的后续(外一篇)

在我上次写过关于 AOMEI PE builder 和 AOMEI Backupper 的记事之后,傲梅科技有人发邮件给我,说 Backupper 有一个选项“Fit all partitions to entire disk”可以在盘盘对拷的时候自动把分区大小重新分配到整个硬盘。
我又重复了一下盘盘对拷的流程并仔细看了一下中间的各种选项,发现相关的设置是隐藏在一行字的按钮后面的:

而我第一次操作的时候大概是因为鼠标没有移动到这行字上,所以这行字看着就像是下面两个复选框的说明文字。于是我给傲梅的人回了邮件提出我的几个意见:
1. 是否可以考虑将这行文字做得更像一个可点击的按钮以避免用户误认为仅仅是说明文字?
2. 是否可以考虑像 Symantec Ghost 一样强制令 Edit partitions on the destination disk 界面在盘盘对拷过程中弹出以免用户错过?
3. 是否可以考虑像 Symantec Ghost 一样将 “Fit all partitions to entire disk” 作为默认盘盘对拷设置?我个人认为大多数用户会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继续阅读

AOMEI PE Builder 和 AOMEI Backupper

上次扒皮的藤岛电池相反,有很多中国公司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外国打出一片天,赚外国人的钱,他们才是值得骄傲的中国创造。
比如数码外设品牌 Anker,比很多只会在窝里横的国内品牌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比如软件公司 AOMEI 和 EaseUS,在数据备份和分区管理方面的产品经常为外媒所提及。

正好最近升级 SSD,就让我来试用一下 AOMEI 公司的 Windows PE AOMEI PE Builder 和数据备份软件 AOMEI Backupper
继续阅读

小技巧:删除 Windows 里未连接的多余设备

我们在用电脑的时候,经常会把同一个设备插到不同的兼容插槽里去——比如机器左边和右边的两个不同 USB 口。如果是声卡、网卡这类设备,Windows 不会把插到不同插槽里的同一张卡认成同一个设备,而是会注册成两个不同的设备,于是我们会看到以下这样的情况:把 USB 声卡换个口插,声卡的前面就会多出“2-”这样一个标识。

作为强迫症患者,我看前面这个数字标识一定是非常不爽的。更有甚者,我新买的 MDR-1000X 已经被注册到“3-”了。究竟如何把之前已经注册的设备删除,从而让现在连接的设备作为唯一注册设备呢?我发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小技巧。
继续阅读

Marvis:或许这个才是 iOS 上最好的音乐播放软件

iOS 的软件质量稀烂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上次 iOS 9 的单曲循环问题导致了我去找到了 ONKYO HF Player 作为自带播放器的替代品,但其实没用两天我就接坛友推荐去用 Marvis 了,直到后来我发现 iOS 自带播放器可以改排序方式才用回自带播放器。

结果,iOS 11 又给我好脸色看了。先是在我拿到新手机的第一天,传了几个 G 的音乐以后我才发现专辑列表一塌糊涂,原来只要第一次拖一张专辑进去就会变成左边这种死相,每一曲都会变成一张独立的专辑显示出来,只有删掉重新导入才能恢复右边这样的正常状态——当然,这不是播放器的锅,明显是操作系统的媒体库出错了,但我两部 iOS 11 设备(全新一部,升上来的一部)都是这个死相,我倒是对苹果到底什么时候修正这个 bug 非常感兴趣。
 
继续阅读

解决 iPhone 在多台电脑上的同步问题

一直以来,我都用手动管理的方式管理我的苹果移动设备上的音乐。iTunes 的传输逻辑并非只有同步一种方法,甚至本地音乐文件并非一定要加入 iTunes 的资料库,我只需简单地拖放就可以完成在 iDevice 上添加音乐的步骤,非常简单快捷。这种管理方式我也强烈推荐给所有不喜欢用 iTunes 来管理音乐的普通用户。

前阵在升级到 Windows 10 Creators Update 之后,我重置了系统以解决去年 1607 升级不干净所产生的一些历史遗留 bug。重置系统以后一切都很顺利,各种 bug 都解决了,但是到了打开 iTunes 连接手机传输音乐的时候不对劲了,我之前设置好的“手动管理音乐和视频”不再有效,如果强行打开就会抹掉设备上所有的音乐和视频——但如果不打开的话,我将无法再往设备里添加音乐。我最终还是屈服了,把所有音乐和铃声重新导一遍呗,还好我的手机不是我的主力播放器。
继续阅读

实录!我的备份术

并不是会写 PowerPoint、会画 Excel 就叫会用电脑,更不是会下载软件就叫会用智能手机。在数字信息时代,不懂得备份重要资料的人最终适用于达尔文进化论被淘汰掉也不为过。

——强尼·奥本著《论21世纪民工的工作状态》

我认为人类在记录信息的方式上,于 21 世纪发生了一个革命性的改变:21 世纪以前是实体化时代,信息被记录在石板、织物和纸张这样的物体上,所见即所得;21 世纪开始是数字化时代,信息被记录在计算机存储器里,需要通过计算机翻译才能查看。尽管多了一道麻烦的加工转换工序,但存储器在实际应用中的优势实在过于明显,以至于迅速替代了传统信息载体。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块 4TB 的 3.5 寸硬盘体积只有一本词典的一半大,却能装下相当于整个清华大学图书馆的信息量。

(※按清华大学图书馆藏品 376 万册,每册 50 万字计算)

话说回来,传统信息载体虽然落后但可靠。以人类用了一两千年的纸张来说,在不丢失或者不遭受火灾水灾等意外的情况下,纸张起码可以被存储数十年上百年,它自己并不会坏掉,你需要找它的时候,它就在那里;硬盘、光盘、闪存什么的都会坏,而且几率并不低,甚至可以说它们在你的有生之年一定会坏,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可是,数字载体实在太高效了,半本词典大小的数字载体就能存下一个清华大学图书馆,多复制一份加一起也不过一本词典大小,而且复制的时间也不过八个小时而已;如果一块硬盘每天随机损坏的几率是万分之一,那么两块硬盘同一天损坏的几率就会低到亿分之一,在一生两万天中几乎不会遇到一次,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这就是备份的意义所在。
继续阅读